Monday, May 01, 2017

自癒

約半年前,到牙醫處拔掉一顆"早已有事,後來修補過,最後又蛀掉"的臼齒,因為是個有歷史的牙齒,這一拔竟牽掉了一點情緒,事後心神有點恍惚。

講到這裡,要告誡大家,感覺心神恍惚時,別作多餘事,最好直接回家休息。

我就是多作了那一點事:想說順路便開到加油站替車子加油,豈知關上車門時,一個不慎(都說走神了~)讓車門夾到我的左手食指!這一壓力道十足,三秒後才感覺痛楚,接著就看到了血流,我拿了張紙巾包好,想著應該還可以,便用單手將車加滿油,付了錢才離開。但其實血還是有在流,我甚至需要用嘴吮了吮指頭,再換幾張紙巾,這才敢慢慢單手開車返家。

整個指甲算是被夾壞了,只好縛藥包紮起來,可是晚上郤是一陣陣的痛,令人難安。當晚的睡眠,也就在這段來回的陣痛中渡過,翌日起來就請了病假,到診所檢查一下。老醫生看了看問了問,發現我該作的都作了,也沒什麼好再弄,說就讓它慢慢痊癒吧,如果痛就吃些止痛藥云云。我自然是不吃啦,昨晚陣痛如針,都不吃了!

還好如醫生所言,疼痛於第二晚就已止住,幾次換包紮,血也總算乾涸不再流了。第三天照舊上班,只是左食指受傷,打字就慢了許多,也很不習慣。

一個多星期後,壞死的指甲隨著紮布整個脫落下來,底下的皮層仍顯得有點糊狀,反正對我來說就是"慘不忍睹",憶起以前小學時在家被掉下的大鎖頭砸中腳趾頭,也是如此慘狀。

半年過去了的今天,我這出事的食指,才正好長回那完整的指甲,甲邊還有點粗糙如鋸齒狀的形態。

這段時日,看著指甲一分分地長出,心裡實在很配服生物的這個軀體。我們能自行癒原,自行修復,這是人類生下來的天賦能力,過程雖然不快,但結果郤是相當美觀的。

要記得,我們可以醫自己,不論是生理還是心理,只要你夠頑強,你是可以扺抗病痛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