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15

思毒事

昨天 Bali Nine 走私毒品的兩大澳洲藉頭目,於 2006 年隨同其餘七人在印尼落網,被監禁長達約十年後,終於被領至行刑場前槍斃。

澳洲政民是一片噓唏,早在數月前就亳不間斷地向印尼政法軟硬兼施,希望對方能夠對於兩位已經改過自新的青年網開一面,不予處死而與另幾位同為無期徒刑,可最終還是不成功。

這裡的媒體,將此事渲染得很火,連我本來不注意這種事件的,也都大略去理解一下。

的確,這兩個青年人經過十年監獄的洗禮,也真是有了另一種氣息,完全看不出來曾是會犯毒的人。

但我心裡是沒有同情兩人的,我甚至覺得澳洲當局以人權為由要為他們開脫,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美澳這些國家,雖然都很積極反毒,但是對於造毒運毒的罪犯,給予的刑罰都不太高。也罷,毒品大多都是早先他們創造出來的止痛藥物,雖然社會上一直都存有被毒品危害的人群,且也不在少數,但就總認為他們是受害者。其實這也是對,吸毒的人受害,但造毒運毒的,可是害人不淺啊!

造毒者就不說了,我怕說了人家會告我誹謗罪,捉進去坐牢幾十年~呵!

運毒嘛,也是造孽啊!如果這兩位青年人理解毒品禍害之深遠,就不應該作這等事,要知道他們一旦運毒成功,那八公斤的海洛因能散發成多少藥片,透過黑白兩道,流入多少無知無辜的人群中,造成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荼毒社會基層。

一些東方國家早在本世紀初,就已遭受過毒品餘害,所以深知這是罪大惡極,才行嚴刑峻罰,中馬印尼幾國都是著名的運毒處死之律,如果知曉,又何必去冒這種險?

(我們很小時侯,就被父母告誡此物萬不可碰,外出也得自行留意携帶物品,莫要被人栽贓!)

不是早幾個月,有幾位少年少女分別在不同時間與地點,尋歡作樂時灌入過多毒品而暴斃,那個時侯你們一堆人哭哀得死去活來,怎的現在對於運毒的兩位,又如此寛厚求赦啊?

難道自家人在別人國家犯罪,就可以享有更多的開恩?

Wednesday, April 22, 2015

虎頭蛇尾

"萬事起頭難",以前是這樣,在現今這個資訊爆裂的時代,有些不合適了。

如今要作些什麼,起頭的難度,因為有許多的資訊和參考,相對地就減低了。

是好處嗎?這可不一定,隨手取的知識,容易完成的工作,總會繞過一些試驗該有的嘗試和體會,結果出來是可行,但輸在素質上,東西沒用上個幾月就夭折,流程只要稍加些複雜的因素就垮掉。

所以君不見,大家求快求新,弄出一堆產物,郤是不像以前的東西能長留存久。不要說是硬體,連軟體也是一樣。舉個例子,社會已趨國際化,文化融合也更快速,那些在電視上電影裡播出的故事,因為題材新穎奇特,一開播嘛很容易就博個滿堂紅,觀眾爭相抄看。可是接著下去的情節發展,要如何保有其特性,就不容易了。

現在很多影劇,都是先想開頭一炮而紅,不會說先完成整個劇本再來開拍,所以素質一集比一集差,過了幾季都不再想追看,故事也由懸疑轉成荒誕(因此最後要來個硬套~)。

所以,多產求異的趨勢,造成虎頭蛇尾,結局是沒有多少人在意的。

感覺上是很悲哀,可又奈何?

Sunday, April 12, 2015

時詩

祈 遠 上 秋
世 鄉 官 風
仁 重 權 雨
善 稅 去 來
共 猶 下 葉
除 餘 同 舖
疾 震 泣 地

(註:以上唸時由右至左,由上而下)

一時之感,應周遭發生的種種,望大家身心向善,謙喜共度苦難數年。

Friday, April 03, 2015

總是出雙入對

曾經介紹過此鳥,容易與人親近,小巧可愛但很嘰喳。這是 2011 年拍下的兩小無猜:

video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