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11

驗眼記

去回上一間中心驗眼, 看回同一個驗眼師.

她問我怎樣? 我就告訴她近來眼睛碰到的問題, 可能是我多心, 也可能我看多了機長的文章, 所以還是每年至少驗一次為佳, 以防萬一.

作了一些基本檢驗, 有些好像和去年的不同 (也不記得了), 大概驗了二十分鐘, 她說:

你的眼睛除了高近視和高閃光, 基本上都很健康, 沒什麼問題.

當然我是有點疑心的, 所以一直詢問:

1)你說度數有點改變, 要不要緊?

那一點改變, 比例上並不會影嚮你的視力, 除非你覺得看不清一些東西... 她說.

2)那有些測驗我看會模糊, 怎解?

眼鏡鏡片的弧度, 加上角度, 都是從驗眼中測出來並作出來的, 加上你本身看東西的習慣, 會造成某些角度你會看不清楚. 轉一下角度, 郤又很清晰了. 你自己看看?

的確, 她說得都很有道理, 我心底釋懷不少.

3)有看到(或覺得)floaters增加嗎?

沒有 (還好!)

4)我還需要作 DFE 測眼嗎?

她有點驚訝我怎麼會記得這個名詞, 我想也因此她覺得我不是來"揾笨"的, 所以最後她還多給我雙眼照了相, 讓我自己看看, 果然沒什麼異樣, floaters 也如去年般.

應該暫時不用花更多錢去看專科了. 等回馬再去驗一次.

Saturday, June 25, 2011

D2011.6.19

一大早, 我就搭了友人B的便車, 到非常 ulu (馬來俗語, 指很偏遠)的地方上班.

然後一瞬間, 就到了下班之時, 已是傍晚七點多了. 我和友人B似乎都忘了早上一起來上班的事實, 他開車準備離去沒問我要不要搭, 我也忘了提醒他. 結果十五分鐘後我才想起自己早上是搭他的車. 現下該怎麼辦? 同行還有幾位同事, 但他們都在等家人來載, 路也不順所以無法叫他們幫忙, 這裡沒任何公共交通設施, 難道我得留在公司過夜不成?

後來想了想, 啊.. 我老哥不也是在此上班嗎? 沒問題了..沒問題, 可以搭他車! 我一時興起就跟在等的同事說不必擔心, 同時手指向另一邊的兩輛停泊的車子, 說其中一輛就是我哥的車. 同事們看我指向的地方, 然後驚訝道: 哇, 你老哥開 BMW 啊?!

說得也是, 我指向的是一輛 BMW 四驅車 (應該是 X3 或 X5), 我忙答說這是我老哥公司提供的車, 不是他自己買的.

廢話少說, 還是先打個電話通知我哥一下. 接通了後, 我問我哥能否載我. 他老神在在的回說: 我還在作工, 還有密訂, 你可要等到晚上十一點哦!

當時的感筧, 真是像被澆了冷水一樣~~

Friday, June 24, 2011

被擺上台

這種感覺有點若驚, 郤一點也不受寵. 而且真的是如履薄冰, 擔心一個處理不當, 說話不慎, 就會引起一場風波.

當下的心理, 是苦笑, 是無奈, 加上仍然是些後知後覺的不知所措...

辦公室內, 就總會有一些政治, 小圈子, 爭紛分歧. 有時侯你會不自覺地捲入其中, 在發現後要盡早抽身出來, 免得越捲越深, 弄得遍體鱗傷可就不好了.

還好一天過去後, 一切就歸於平靜, 啊.. 希望沒有下文了. Phew~~~~~~~~

Sunday, June 19, 2011

D2011.6.18

好像是全家人出遊, 在一處看起來是大學的地方, 天氣非常好的早晨.

走了不久, 就因為還沒吃早餐, 所以來到大學的小咖啡廳外. 似乎是這裡消費不低, 所以七個人就只叫了兩塊 cupcake, 我和哥哥兩人拿了一塊, 另一塊由另五人分享 (看來我們還真有點刻薄!)

吃飽(可有多飽?)後, 就又走走欣賞風景. 來到另一處見有一條火車鐡軌, 只是其中低沉的一截郤處在河裡. 幾個工作人員守在那裡, 見我們是旅客, 就說沒有危險. 我們可以選擇走過小河流, 去另一端欣賞美麗的風景, 也可以選不過河, 即沒有任何東西可看. 大家商量了一陣, 全團中就只是一位安弟, 加上媽媽選擇要到河另一端看看!

於是一行人就留在原地, 等她們過河再回來. 看著看著這才覺得是在日本境地 (註: 我沒到過日本). 大約半小時後, 媽媽和那位安弟回來了, 還帶了照片. 原來那裡有人替他們拍照, 但是要付費沖印的, 加上照片尺寸就只有護照大小, 又不便宜, 讓媽媽一直在那裡埋怨...

Saturday, June 18, 2011

有一種朋友

認識有一類朋友, 目前同事中有一個, 以前的朋友中也有一個.

這類朋友的特點是, 專業知識很強, 除了工作上, 在他們感興趣的領域中也是如此. 對汽車, 電腦, 當今科技, 音響等等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而且對這些品牌, 都會在經濟能力範圍允許之下擁有最好的. 見面時也常會問你有沒有購買新貨, 可以分享什麼的... 若有什麼這類的疑問, 也都可以找他們問.

他們通常能和任何人表面上合得來, 不會有太多磨擦. 但他們自主性很強, 有些我行我素, 對任何人總是有點意見而且也常對別人抱怨這個那個, 很會發牢騷.

呆在他們身邊太久, 我會有些壓力, 因為第一我並不是對事尚物品步步跟進, 第二我可以聽牢騷但不能聽太久太多 (負面能量太多對我身心都不好), 第三他們對於不喜歡的事就一定不參與, 所以和他們一起多時, 我就變得不知要如何應對他們的話.

反而是和一些不多話的朋友一起, 我更自在.

有點納悶~

Sunday, June 12, 2011

看球賽

不是個狂熱的球迷, 電視直播的賽事我幾乎都沒有追, 除非我喜歡的球隊打點決賽, 或世界杯之類的才看.

因此也沒有特別會想看現場, 因為看現場就只一個角度, 唯一優點是氣氛, 這點是無可匹比的.

其實如果真有紅軍 (足球) 現場可看, 我應該會去買票, 只是還沒有這種機會.

目前為止, 總共看過兩次現場, 感覺其實很好:

1. 台灣的職業棒球賽, 兄弟象 vs 統一獅, 兩者都不是我喜歡的球隊, 但票是同學 (象隊支持者) 拿到的, 又沒看過現場, 郤也不虛此行.

2. 澳洲的職業橄欖球聯賽, West Tiger vs Bronco, 我對橄欖球一知半解, 當然也是靠朋友關係進到去貴賓席看球, 也算不錯, 順便拍了些照滿足自己一下.

希望有朝一日, 能觀賞到現場紅軍賽事, 輸贏都不重要.

Saturday, June 11, 2011

D2011.6.11

夢一.

啊.. 居然是過農曆年了, 我不知身在何處. 但看來是大年初一, 我身穿著全紅的應景唐裝, 不只是上衣連褲子也都火紅十足. 走到像酒店般的大廳裡, 我看到有人在吃 Hi-Tea, 有一班古裝舞蹈員在跳舞, 我興高采烈得走著, 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穿著. 這種感覺真棒!

夢二.

大學時期的朋友 AW 要我替她找一些線上資料, 需要從終端機裡的資料庫裡搜尋. 我似乎有點難以下手, 大概是忘了要怎麼寫 SQL statement, 太久沒用了沒辦法.. 想了很久還是想不通, AW 後來笑著說不用慌, 她也略知一二, 後來談了下才知我使用方式有些地方需要更正, 這才能行. 啊.. 原來 AW 也修過資管課程!

Thursday, June 09, 2011

三件事

寫三件事, 就夠了!

然後就動手作這三件事, 直到作好為止, 打個勾移除, 再寫新的.

只是這過程一點都不簡單, 現在開始, 看幾時可以寫新的.

看起來, 在公司為自己寫的三件事, 還比較容易達成.

Tuesday, June 07, 2011

隨意

有時侯, 隨意拍照, 會有意想不到的好結果, 像這張自己就很滿意.









註: 拍的時侯, 是沒看相機的觀景窗 (viewfinder) 的.

Sunday, June 05, 2011

送走五月

很多網友說迎來美好的六月, 我有同感, 一向都喜歡六月.

五月有天災人禍的例子會多嗎? 其實不然, 要數的話, 任何一個月都有, 五月可能會排前幾名, 不過我覺得九月好像還是多一些.

不過五月不祥的說法, 好像比較傾向其他民族. 像他們的詞彙:

mayhem, mayday, mayxxx (英文名有 May 的不要打我!)...

就連預測 2012 年為世界末日的瑪雅文化 (Mayan), 也是以 May 開頭.

華人倒不怎麼在乎, 五月天的人氣照樣火紅. 五月好不好, 視人而定啦, 六月也一樣.

Wednesday, June 01, 2011

說謊

我們都會說謊, 誰敢說自己沒說過?

那天我也因為說了謊, 結果自討沒趣, 有點灰頭土臉, 心想說謊 -- 怎麼都是心裡有些不平定, 罪惡感是吧?

其實, 小孩會說謊都是跟大人學的, 而大人, 基於太多太多的理由, 謊言已經成了必然.

希望這次這個教訓, 能在我下次想說謊之前, 給我當頭棒喝!